举报  报料热线:2820-8476-56    

于丽萍:过分强调学术规范,比如回忆,可能会破坏科学研究。

发布时间:2020-11-13 20:01:08

来源:锦州新闻网

第一个问题是关于纸张的重量检查。在人文社会科学的研究中,如果严格遵循原文引文,那么一篇论文的查全率达到20%是一种非常正常的现象,有时甚至高达30%也是非常正常的,但现在所有的期刊都有论文权重的下限。大多数杂志的复发率不超过10%,我甚至遇到过不超过5%的规定复发率。对正常人有害的文献引文和方法引文必须人工修改。有些作者甚至不得不改变文献中引用的原文,这是毫无意义的,通常强迫好人卖淫。

另一个原因使这个问题变得更糟。现在软件变得越来越智能化。一些传统的统计测试方法总是需要引入,然后将结果附加到表格上。然而,主流的重力检测软件确定这是重复的,甚至表中的数据也不同,并被标记为重复。

第二个问题是有关纸张的长度,有些杂志规定纸张的长度不应少于多少页,即订下限制;另一些则规定,纸张的长度不应超过多少页,即设定上限。对前者来说,似乎更不合理、人为地延长纸张的长度。纸张的长度不应人为地加以限制,当然,适当的调整也是必要的,但过于僵化的规定不利于学术思想的表达,特别是篇幅的限制。

第三个问题是作者的歧视,包括作者单位歧视、作者职称歧视、作者地位歧视等,论文应以质量为第一标准,不能因上述原因影响论文的招生。

第四个问题是写明作者的数目。有些期刊规定作者不得超过两名,另一些则不得超过三名等等。我认为除非情况非常特殊,否则一般论文1-5的数量是正常现象,如果需要附上作者贡献的说明,一般问题就不应该是强制性的。

第五个问题是参考文献的数量。这类期刊并不多,但这种现象是存在的。一本期刊规定,应该有不少于40篇参考文献,因此,真正创新的论文可能没有那么多参考文献。我现在更为少数几篇论文没有这么多参考文献感到自豪,创新越大,以前的研究就越少,这是非常正常的。

他说:现在的问题是,我们都知道这些现像是不合理的,但他们一般都不敢说出来,原因也没有解释。我的观点是,无论是相关政府部门、期刊、高校、作者等利益相关者,我们都可以按照学术第一的原则,冷静地思考如何做好工作。我们都是普通人,更多的是学术常识,更多是共同的理想,似乎不难解决问题。管理似乎在提出一些一刀切的政策方面不是一成不变的,遵循科技创新的规律是第一要务。对科学研究人员来说,这并不容易,对管理者来说也不容易,对每个人来说,这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如果我们理解,这个问题将很容易解决。

2020.11.1余立平杭州

最后,编辑在日常实践中补充了他对体重检查的一些看法:

1.权数检查工具只是一种工具,是帮助编辑和科研管理者作出判断的工具,也就是说,在工具提供评审报告后,由最终的人来判断,直接以重复百分比作为判断标准是不合适的!

二、这份公文的编辑部属于处理论文重复的方法,即坚持每一篇稿件都要先用工具检查,百分比稍高,然后再手工浏览整个报告,再作判断,必要时提出修改建议。在日常实践中,发现出版商和学者在重复价值、句子重复和自我文章重复方面存在长期矛盾。

3.如何解决这些问题?管理者与出版商讨论学术规范,制定标准,并认为他们必须遵守这些准则。学者们重视文章本身的数据,促进学术传播,而不是受制于他们思想中的一些不重要的规则,那么谁应该让步呢?

资料来源:浙江大学学报,微信官方账户英文版

另外:许多朋友还没有养成看和转发的习惯!这是很让小编辑桑欣!请一定点击一篇文章!请注意编辑,你的注意力是我不断创作的动力!

上一篇:癌症不是无法治愈的!与癌症共存已不再是一种理论。

下一篇:最后一页
24小时排行
24 houe rankings